EN
智库观点
智库观点
首页 > 国际科技外交 > 智库观点 >

CNN:《拜登的零碳革命将如何拓宽能源版图》

2021-09-13 10:55:52     浏览数量:  

2021年4月6日CNN发表《拜登的零碳革命将如何拓宽能源版图》的分析文章,分析认为乔·拜登总统(Joe Biden)推动的绿色能源革命可能会将能源生产的经济效益扩大至美国更广泛的社区,但前提是其可以说服化石燃料生产州不再阻止国会多年来采取的气候变化行动。

拜登提出的2万亿美元一揽子基建计划包括一项条款:要求每个州到2035年采用不产生任何碳排放的燃料发电,以避免全球气候变化。

能源专家表示,零碳过渡将引发对风能与太阳能领域的大量投资——其规模至少是目前的两倍——这可能会使能源类的就业机会分散至更多的州。原因是:根据Decarb America Research Initiative最近的一项研究,目前全国大部分电力仅由个别州通过生产石油、煤炭与天然气提供,而更多的州有能力生产大量的太阳能、在岸或离岸风电以及其他无碳能源。Decarb America Research Initiative根据拜登的计划模拟了美国到2050年的能源使用情况,并做出了上述推断。

清洁能源就业岗位向更多的州扩散将增强该行业的政治影响力,并在未来几年推动国会通过更多的政策,以支持向零碳排放经济大规模过渡。但问题是,为启动该进程,拜登及其清洁能源行业的盟友必须首先找到一种克服来自化石燃料生产大州议员阻力的方法,而这些议员几乎均为共和党人员,只要有任何旨在减少美国对石油、煤炭与天然气依赖的立法,他们便不会将其置为讨论议题。

与许多其他问题一样,拜登若想加快向清洁能源的过渡,取决于他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民主党保守派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的支持。曼钦参议员来自西弗吉尼亚州,该州是继怀俄明州之后的第二大产煤州。

拜登计划中包含的“清洁电力标准”理念近年来不仅盛行于支持民主党的州,亦体现在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蒂娜·史密斯与时任新墨西哥州众议员本·雷·卢汉(Ben Ray Luján,之后当选参议员)于2019年提出的立法中。根据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有13个州已经设定了到2050年从零碳资源获得全部电力的目标,还有4个州亦设定了该里程碑目标,但不具约束力。

但是,在制定这些目标的州中没有一个是化石燃料的主要生产州。这表明,国会在推行清洁电力标准,或提出任何其他旨在减少碳排放、以及减少美国对产生碳排放的化石燃料的依赖措施方面,始终面临着重大障碍。我将其称为“棕色障碍”,设置这类障碍的,恰恰是来自对当前化石燃料经济投资最大州的共和党议员。碳排放最多的21个州共有42个参议院席位,共和党人占据了其中的37个,足以阻碍议案的通过(在去年11月的大选中,这21个州中有20个投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

    化石燃料州虽然数量不多,但势力强大

诸如许多环保组织甚至能源行业分析师一样,史密斯参议员认为,这些州与其抵制清洁能源过渡,不如积极迎接其创造的机遇。“在美国的发展历史中,国家、州以及社区之间的恩怨纠葛不断,有时我们茫然四顾,不知路在何处。”她表示,“但是,关于清洁能源未来的基本事实是,其终将被广泛利用,美国联邦与各州可率先参与或紧随其后。”

但无任何共和党参议员支持史密斯提出的清洁电力法案,共和党众议员似乎也集体反对带有这一理念的拜登大规模基建计划。

低碳事业推广人士面临的矛盾是,他们可能需要与清洁电力标准类似的事物建立政治联盟,以争取在国会获得通过,倘若可以让更多的州分享能源生产带来的益处,清洁电力标准将增加零碳资源的影响力,从而在国会胜过化石燃料;但是,清洁能源行业虽然发展迅速,却仍在投资与就业机会方面画饼充饥,而化石燃料行业目前正带来诸多效益与众多的工作岗位,遑论大量的竞选捐款——共和党人近年来在该行业获得的捐款是民主党人的四倍。

然而,清洁能源倡导者仍有一个政治机会——特别是,极端气候变化的成本日益显著——根据联邦数据,化石燃料生产机会目前仅集中在少数几个州,令人颇为惊讶。

以煤炭为例,仅怀俄明州与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炭产量超过了其他23个州的总和,足以让联邦能源信息管理局侧目。石油方面的情况非常相似:前三大石油生产州(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与新墨西哥州)的石油产量是其他25个州的两倍左右,其中,仅德克萨斯州的产量便超过了北达科他州与新墨西哥州的两倍。天然气资源分布地相对广泛,有十几个州的产量不分轩轾。

但化石燃料资源的总体分布及其经济产出仍然高度集中。Third Way气候政策副主任林赛·沃尔特表示,今天,仅前10大化石燃料州的能源产量占全国的75%;仅前5便占全国的一半以上。

“Decarb America”是Third Way、两党政策中心以及清洁空气任务工作组合作开展的项目,其近期委托Evolved Energy Research公司模拟拜登承诺的到2050年消除美国经济中所有碳排放的政策能源情景。

模拟结果产生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前景,有更多的州可以生产大量的能源,并获得所有相关的经济收益。沃尔特指出,在这种情景下,前5大能源生产州的份额降至40%以下,前20个州(并非今天的10个州)的合计产量占全国总供应量的四分之三。在该预测中,拥有强大在岸风力资源的中部各州(包括爱荷华州、伊利诺伊州与堪萨斯州)的能源生产排名大幅上升,而位于东南部的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与佐治亚州等拥有更多太阳能与离岸风力发电资源的州亦是如此。

    化石燃料州也将受益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研究表明,在无碳的未来,今天的化石燃料生产大州仍然是美国最大的能源生产州。研究指出,在当今10大生产能源州,除一个州外,所有州均至少在2040年前的无碳情景下保持前10,而唯一掉出前10的西弗吉尼亚州排在第11位(在预测中,西弗吉尼亚将在21世纪40年代进一步下滑,即使到了2050年,今天的前10个州仍有6个州保住排名,德克萨斯州仍遥遥领先)。

 “在某种程度上,最终这可能为所有州均带来最好的结果:其他州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目前的生产能源大州遭受损失。”沃尔特强调,“每个地区均有创造就业的机会。”

研究发现,出于几个原因,今天的化石燃料生产大州仍将处于能源金字塔的顶端,其中许多还可能成为太阳能与风能大州。此外,即使在无碳的未来,由于可将天然气用于碳捕捉的化学过程,进而产生大量的氢气,为卡车、其他重型车辆与火车提供燃料,因此对其需求仍将很高。

沃尔特指出,“这些行业将被迫与时俱进,不断转型……但是,如果我们深谋远虑,便不会切断目前化石燃料大州的所有机会。”

无需未卜先知,未来的形势已昭然若揭。化石燃料大州与支持共和党的州均是最大的无碳电力生产州。根据能源咨询公司Hitachi ABB Power Grids近期的计算结果表示,5个红色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爱荷华州、堪萨斯州与北达科他州——均位列风能与太阳能发电量前10名(主要是因为拥有大型风电产业)。该咨询公司发现,在无碳资源发电比例最高的10个州中,红色州占据了4个。

美国清洁能源协会是主要的可再生能源生产行业协会,其首席执行官希瑟·齐哈尔表示,“毫无疑问,红色州有经济机会。”并补充道,可再生能源“在任何地方均有经济意义。我们在50个州均有项目。”

根据拜登计划中的提议,到2035年,电力企业只能依靠无碳资源发电,该名单将不仅包括太阳能、风力与水力发电,还包括生物质、核能与一些化石燃料(只要排放物可在所谓的“碳捕获和封存”过程中得到控制与掩埋)。无论是从运营还是从政治角度,2035年都是一个极为雄心勃勃的一年。

今天,各种来源的无碳电力占全国发电总量的近40%。环保组织Evergreen Collaborative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计算结果表明,美国每年需要40-100GW的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以实现到2035年实现零碳电力的目标;2020年33GW的装机容量是迄今为止美国在一年内装机容量最大的一年。

除一个州外,所有设定零碳电力目标的州均将过渡日期定在2040年或更晚(罗德岛除外,该州的目标是2030年,但不具约束力)。史密斯-卢汉法案(Smith-Luján)设定的目标是到2040年达到90%,到2050年达到100%。

史密斯参议员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她认为2035年的目标非常值得商榷。“2035年是一个值得奋斗的目标,但我们的工作是出台一项可以通过的法案。”她表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确定清洁电力标准的工具,并弄清楚如何使该工具发挥作用,之后的问题是应用的速度。”

曾担任巴拉克·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气候顾问的齐哈尔指出,无论将目标定在何时,利用太阳能、风能以及其他资源的清洁电力需求均会催生大量的投资与就业机会。

“这将推动行业发展,”她强调,“并有助于我们可以按部就班的过渡。现在,我们在一些地区的供应链与部署均存在问题,当达到峰值(能源使用)后,还会产生传输速度的问题。如果我们制定了一条到2050年通往零净之路的路线图,便会通过一个更为稳定的系统实现这一目标。”

同样,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政治学助理教授、《Evergreen》研究报告合著者莉亚·斯托克斯(Leah Stokes)表示,只有制定了清洁电力标准,才能释放出推动如此大规模过渡所需的投资。

 “我对仅通过监管方式便可推动电力系统发展到那种程度表示严重怀疑。”她指出,“仅靠税收抵免延期绝对不行……你必须确保系统以必要的规模与速度运行。”

    曼钦参议员可能是关键

史密斯、齐哈尔、斯托克斯与其他倡导者普遍支持将清洁电力标准纳入拜登更广泛的一揽子基建计划。这是因为该计划包括许多投资与税收激励,他们表示,这些激励措施对于推动各州电力部门的大规模转型与过渡非常必要,包括电网现代化的支出、新的可再生能源及能源存储方式的研发、太阳能与风力设施部署的税收抵免,以及对受化石燃料产量减少影响的社区提供过渡帮助。

在上周的简报会上,白宫最高气候顾问吉娜·麦卡锡(Gina McCarthy)告诉记者,“我们认为,通过这类投资并适当设定标准,我们可以‘到2035年实现100%的无碳发电要求’。”

然而,如果将零碳标准与更广泛的基建计划加以联系,必须解决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鉴于共和党对整体基建计划的反对意见愈加强烈,民主党很可能需要通过“和解”(reconciliation)程序通过该方案,“和解”是一种特殊的立法工具,允许与预算相关的法案仅以50票通过(副总统哈里斯有权代表民主党人投出打破50:50僵局的第51票)。《Evergreen》研究报告提供了几个清洁电力标准选项,以符合预算相关法案的门槛。史密斯参议员也认为,如有必要,将采用“和解”选项。

“我将竭尽全力使各党派支持清洁电力标准,”她表示,“但如果我们不得不接受拒绝的答复,我们必须有其他选项。”

但即使是支持该想法的游说者也不确定,参议院是否会考虑采纳符合“和解”条件的清洁能源标准。

鉴于共和党的集体反对,即使清洁电力标准确实符合“和解”条件,也只有在每个民主党参议员均投票赞成的情况下方可通过——包括来自化石燃料生产大州的几名民主党参议员。首当其冲的是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曼钦,该州的能源产量居全美第四。

一如既往,曼钦对零碳未来的态度好坏参半。零碳倡导者试图通过以下观点拉拢他:西弗吉尼亚州具有巨大的风能潜力;通过碳捕捉技术投资维持煤炭的继续使用;以及在失去化石燃料工作的社区建立可再生能源生产设施。尽管曼钦本周对拜登基建计划中的企业增税规模表示反对,但他也明确表示,他认为国会需要通过这类计划;斯托克斯“乐观”地认为,曼钦最终将接受某种形式的清洁电力标准。

斯托克斯指出,“我认为他比较理性……有很多谈判与解决的空间。”

消除美国发电系统的碳排放将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使命。而使这一使命更加复杂的是,美国在此时此刻需要实现汽车、卡车以及其他车辆的电动化,以消除交通部门的碳排放。这意味着,美国不仅需要从发电系统中除碳,而且需要生产比现在更多的电力(以取代目前为车辆提供动力的石油产品)。

该挑战令人生畏,但也可能激发巨大的经济活动,涵盖的地理范围远大于目前的各化石燃料生产大州。在围绕清洁能源标准的辩论中,以及在拜登提出的向零碳未来的更广泛过渡中,美国面临的根本选择是,驾驭这一不可避免的变革浪潮,还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予以抵制。

(资料来源:https://edition.cnn.com/2021/04/06/politics/infrastructure-plan-biden-green-energy-states/index.html,编译:李军平,冯翔)
【返回列表】
上一篇:最后一页 下一篇: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新兴技术与日美同盟:创新的重要性
CopyRight © 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   2021--All Right Reserverd    京ICP备05019987号-13/19

欢迎您! 您是本站的第 52875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