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智库观点
智库观点
首页 > 国际科技外交 > 智库观点 >

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拜登施政纲领与中美科技外交发展前景分析

2021-01-18 10:16:48     浏览数量:  

 民主党竞选纲领为2020 Democratic Party Platform竞选纲领也译作“施政纲领”,或者简称“政纲”。拜登的个人施政思想主要参考其个人官方网站。相比较而言,拜登的施政纲领更为具体,对中国也没有太多的指责和甩锅,对美国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新冠疫情)的应对措施也进行了更为务实的阐述,并要求两党的选民团结起来,消除分歧,来战胜新冠病毒。相比较而言,特朗普除了简单地甩锅给中国,就是发出“疫情已得到控制”的梦呓。

本文对两党党纲、近期两党参选人的具体言论进行对比分析,同时参考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智库观点、媒体的评论、新闻评述以及论文,旨在对拜登的施政纲领进行详尽的论述和分析,在此基础上,对中美科技外交的前景进行展望和分析。本文认为,在即将来临的拜登执政时代,中美关系都不可能再完全回到过去相对“温和”的状态,相较于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妖魔化”的对华政策,拜登当选后将重新评估美国对华政策,会调整和部分修复中美关系。在科技领域,美国可能会通过制定行业标准等手段打压中国高科技,即便如此,中美两国政府会在科技外交领域中有着更为频繁的互动。中国留学生和在美华裔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以及在美就业的机会将会迅速恢复到特朗普时代之前的状况。美国将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环境等领域中会积极需求与中国进行合作。中国政府对拜登的外交政策抱有谨慎的乐观。

(一)拜登施政纲领分析
就民主党竞选纲领的具体内容而言,该党纲许诺如果拜登当选,民主党在疫情应对、经济与就业、医疗保障、司法体系改革、意识形态、气候变化、加强民主、移民系统、教育和对外政策十大领域上将长期执行其详细务实的施政纲领。党纲在十大领域中的具体阐述总体上体现了民主党内部建制派、进步派和激进派之间的妥协与融合,延续了2016年民主党竞选纲领的自由主义理念。竞选纲领继续强调了各群体在经济、政治、教育等方面的平等和多边主义外交观,有老调重弹之嫌。此外,本次竞选纲领还新增新冠疫情领域,并且将其放在第一位。与共和党纲领相比,民主党纲领在疫情防控方面更加务实,并没有明确提出具体防疫成果和时间表,而是着重强调将采取一系列有效的疫情应对措施。对华强硬依旧是拜登的基调,只是在对华强硬的方式上与特朗普有所区别。民主党的党纲的主要特征总结分析如下:

  1.新冠疫情应对
民主党认为特朗普疫情应对措施无效,特朗普需要对疫情负责,不能“甩锅”给中国。拜登竞选纲领的第一条就是回应美国当下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新冠疫情,同时该议题也是民主党人最容易指责特朗普的领域。在应对措施上:增加资金投入,实现全民免费病毒检测;强制要求全民戴口罩;提供免费疫苗;维护和扩大医疗保险范围;增强美国国内个人防护装备和基本药品的制造能力;加大对疾控中心(CDC)、车站、地方公共卫生等部门的资金支持;“恢复”美国在全球疫情防控协调中的领导地位等。拜登竞选纲领还注意防范由疫情引发的“次生灾害”,如失业、种族平等、地区平等等经济社会问题,为此将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改革失业保险制度,以覆盖更多的工人;向地方政府、学校等提供援助,以维持公共部门的就业;制定带薪休病假的保护措施;增加对农村、城市郊区、土著部落的宽带等基础设施投资,为低收入人群提供网费补贴,以缩小不同人群的“数字鸿沟”。

与共和党相比,民主党的疫情应对纲领主要有三个特征:(1)疫情防控措施更为具体务实。民主党并没有制定明确的疫情防控目标和时间表,如疫苗成功研发的时间和经济社会恢复正常的时间,而是提出具体可行的防疫措施,部分措施与特朗普的态度完全相反,如病毒检测;拜登也没有像特朗普那样简单地把美国疫情严重的责任简单推卸给中国,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吸收了世界上抗疫效果较好的国家的经验。(2)不仅关注疫情防控的总量,还关注疫情防控中的平等。民主党在其竞选纲领中明确表示,疫情在确诊率、死亡率以及经济、教育等社会问题上对少数族裔的影响更大,为此民主党在竞选纲领中也更多地“关照”了这些人群。(3)防疫措施更加全面,不仅关注疫情的直接影响,还关注疫情导致的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一些防疫措施部分裹挟了民主党的政治诉求。民主党一直主张改革失业保险、制定带薪休假等,并非完全为了应对疫情才把这些措施提出来,有借防疫之名,谋政党私利的嫌疑。部分防疫措施落地或有困难。虽然民主党提出的一系列防疫措施比较务实有效,但资金拨付、制度改革等措施还需要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如免费病毒检测、免费疫苗接种可能需要大量资金,具体能否落地还需要看拜登能否当选并在国会通过该法案。

2.经济与就业
民主党在经济与就业方面希望“既要把蛋糕做大,又要把蛋糕分好”。拜登竞选纲领的第二条是经济与就业,指责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是失败的,造成了国内就业机会减少和农民破产,同时还造成了制造业衰退、清洁能源革命落后、基础设施崩溃、不平等加剧等问题。为此民主党提出建设更强大、更公平的经济(Building Strong, Fairer Economy),共13个经济目标,最大的特点是“既要把蛋糕做大,又要把蛋糕分好”。

    2.1.促进社会公平
民主党在促进社会公平方面的举措基本属于老调重弹,并无太大新意:提出要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并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强调工会在保护工人权利方面的作用;消除工作中的歧视;健全带薪休假、托儿服务等家庭政策;为不同类型的企业和人群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增加经济适用房供应,解决住房市场中的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加大对贫困人口的食品、法律和金融援助;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以保障有尊严的退休等。

    2.2.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
民主党将主要通过投资拉动国内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同时发力“老基建”和“新基建”,支持“制造业回流”和“美国制造”,加大科技研发。民主党承诺将加大对清洁能源、清洁交通、能源效率、先进制造业的投资来发起清洁能源革命;加强对公路、铁路、机场、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投资;加大对5G技术和宽带互联网的投资;支持“美国制造”,如医疗、药品、生物制品等;加大科技研发,如航空航天、人工智能、先进材料、生物技术等。在“老基建”方面,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看法基本一致,即都需要加强对公路、铁路、桥梁等“老基建”的投资力度。但两党“新基建”投资的侧重点并不一样,共和党主要侧重于对5G技术和宽带互联网的投资,而民主党则更侧重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并试图借此发起一次清洁能源革命。两党在支持“制造业回流”和“美国制造”方面也秉持相同的观点,并且都希望通过收税减免等措施鼓励制造业回流。但制造业回流绝非易事,而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有其内在经济规律,需要有良好的上下游产业链配合、完善的基础设施、较低的生产成本等要求。拜登反对特朗普与中国、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欧洲多国的贸易战,许诺在正式就任总统后,会立即停止各种贸易战,转而采取建设性更强的多边贸易谈判。欧洲各国对拜登的表态普遍表示欢迎。

    2.3.建立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
民主党认为全球贸易体系确实损害了部分工人的利益,并且工作外包还产生了产业链断裂风险和国家安全风险,这一点在这次疫情中更能够凸显,例如大量的医疗物资依赖严重进口。民主党还指责特朗普发动与中国的贸易战。民主党承诺将奉行工人优先的贸易政策,并且要将劳工、人权和环境等因素添加到未来的贸易协议中;取消特朗普时期加征的关税和贸易政策。民主党还特别提到了中国,认为中国可能存在操纵汇率、倾销、补贴、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等问题,造成美国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民主党承诺将立即采取行动,与盟友加强合作,一起来改变中国的这一状况,与特朗普简单粗暴的直接单方面加征关税不同,民主党将通过加强与盟国联系、提升国际经贸规则的方式来共同遏制中国经济的“外循环”,不排除建立“拜登版TPP”的可能。

    2.4.改革税法,提高税率
民主党认为特朗普此前的减税措施惠及了美国富有的那批人,承诺将会扭转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以确保富人缴纳其应得的税款。具体增税措施有:确保投资者税率与工人相同,如利息税等;提高公司税率;提高遗产税率。在减税的同时民主党还提高中低收入家庭税收抵免的便利性,如退休金税收优惠、购房者的税收抵免等。民主党此次改革更侧重于税法的公平性,提高富人的最高边际税率,同时加大对中低收入人群的税后抵免。但提高公司税将会降低公司的每股净利润,进而影响公司估值和股市,不利于鼓励实体经济部门投资。

   2.5.加强金融监管
民主党承诺将扭转美国经济过度金融化趋势,遏制华尔街的投机行为,继续实施分业经营。将加强和执行包括“沃尔克规则”[“沃尔克规则”是奥巴马在2010年1月时公布的一项银行规则,由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提出,内容以禁止银行业自营交易为主,将自营交易与商业银行业务分离,即禁止银行利用参加联邦存款保险的存款,进行自营交易、投资对冲基金或者私募基金。奥巴马批准了沃尔克提出的这个建议,并把这项政策称为“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在内的多德-弗兰克金融改革法案(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2010年颁布),支持《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1933年颁布,也称《1933年银行法》,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已在二十世纪末被废除。]的更新版本和现代化版本。将加强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以确保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和贷方不会掠夺消费者。与特朗普放松金融监管不同,拜登承诺要加强金融监管,这也使得拜登与华尔街的关系恶化,但民主党选民的基本面是中低收入的蓝领,加强金融监管对民主党选民影响较小。民主党比共和党更厌恶金融风险,所以宁愿得罪一批华尔街公司,也要推行分业经营,加强金融监管。

    2.6.加强企业的反垄断调查,保护个人权益和隐私
民主党将评估制药、医疗保健、电信技术、农业产业等众多行业的公司资本集中程度的增加,以及这种增加是否扼杀了竞争和创新并最终形成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垄断。民主党承诺将拆分垄断性企业。此外,民主党还承诺将会保护个人数据隐私,更新《消费者隐私权法案》,以保护个人免受数据泄露的侵害。民主党对大型企业的反垄断调查和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将不利于大型科技公司的发展,对科技股估值产生负面影响。

    3.医疗保障
民主党承诺将逐步实施普通美国公民可以负担的优质医疗保障,并最终实现全民医疗保障体系;降低处方药价格、保费和自付费用;降低医疗成本并提高医疗质量;消除医疗保障方面的在性别、种族、地理位置上等的各种不成文的歧视性措施;确保生育健康和孕产妇健康;投资卫生科学研究,为各个机构的健康和医学研究提供更多且可持续的资金支持。民主党的医疗保障纲领是在奥巴马医保改革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向着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最终目标迈进。与共和党的医疗保障措施相比,民主党的规模更大,最终目标是“全民医保”,而不仅仅是共和党的“维持现有医保水平”;民主党也更加强调不同群体在医疗保障方面的各种不平等现象,并着力消除这些不平等现象。

    4.司法体系改革
在司法体系改革方面,民主党主张限制警察使用武力;减轻对未成年人的刑罚;减少刑事司法系统中的性别、种族等歧视现象;加强司法部对警察不当行为的调查;支持取消现金保释;减轻刑罚以及减少犯罪记录。

    5.意识形态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民主党提出要“医治美国的灵魂”(Healing the Soul of America),要“为美国的灵魂而战”(Fight for the Soul of America),指责特朗普的言行是种族主义、反犹主义、反穆斯林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损害了美国赖以生存的民主、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等意识形态理念。民主党主张保护美国的公民权利,消除基于种族、族裔、国籍、宗教、语言、性别、年龄、性取向、性别认同或残疾状况的歧视;支持宗教自由和新闻自由;支持文化艺术的发展。将“医治美国的灵魂”单独作为十大竞选纲领之一,一方面显示出民主党自身的自由主义理念,另一方面也攻击了特朗普“独裁者”的形象,为大选拉选票。民主党此前也一直在刻意将特朗普塑造成一个反民主的独裁者,指责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民主和自由。

    6.气候变化
在环境保护方面,美国国防部在2015年就公布一个详细研究报告,指出全球气候变化对全球和美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2019年1月18日,五角大楼的年度报告再次重申这个威胁。对于全球气候变化,民主党向来认同科学界关于人类活动是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的共识。在所有民主国家政党中,美国共和党是唯一否认全球气候变化,也否认人类活动是主要原因,因此反对在环保方面的各项政策努力,部分共和党人还提出要取消环保署EPA。特朗普说全球气候变化是中国制造的谎言,上台之后就宣布退出巴黎协议。美国《科学》杂志史无前例地发表社论支持拜登,以及英国《自然》杂志的民调显示86%的科学家支持拜登,共和党在全球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上的糟糕表现是两个最重要的原因。民主党认为气候变化已经给经济社会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美国政府必须对此作出反应。民主党主张发起清洁能源革命,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清洁能源经济;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加强国际协作;投资清洁能源发电、能源效率、清洁交通、先进制造业和可持续农业;美国和世界必须尽快且不迟于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要求上市公司在其运营和供应链中披露气候风险和温室气体排放情况。民主党极其重视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革命,并且主张在这些领域与中国进行合作。与特朗普只关注经贸、压根就不关心气候变化等其他议题不同,民主党极其重视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革命,在竞选纲领的不同位置多次出现,并且拜登和哈里斯也在讲话中多次谈到。此外,拜登还主张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环境等领域积极与中国进行合作。

    7.加强民主
在加强民主方面,民主党主张需要保护和执行投票权,如帮助州和地方政府选举技术、加强美国邮政服务等;改革竞选财务制度,使之更加有效、透明,并且不受外国势力干预;支持将华盛顿特区变为州;保证波多黎各的自决权;承认并尊重居住在关岛、美属萨摩亚等地的美国的民主权利。针对特朗普对邮寄投票可能造成选举欺诈的攻击,民主党明确表示将加强美国邮政服务,一方面可以方便人民邮寄各类物品,另一方面在大选期间也有利于提高民众的投票率,保住民主党选民的基本盘。

    8.移民系统
民主党的移民政策较为宽松,认为移民对美国的经济社会至关重要,将会废除特朗普在南部修建的隔离墙计划;终止特朗普政府的歧视旅行和移民禁令;消除入籍方面的不公平障碍,其移民流程效率更高;促进雇主对移民权利的保护。与特朗普强硬的移民政策不同,民主党并没有为特定州的民众支持而继续选择民粹主义路线,而是选择较为宽松的移民政策并保护移民权利,一方面凸显了民主党自由主义的意识理念,另一方面也更容易获得移民群体的支持。

    9.教育
民主党承诺将普及幼儿教育,支持公立K-12学校,并资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扩大学校免费用餐计划;通过助学金等方式使低收入家庭也能负担得起高等教育;为每个学生债务借款人授权最多1万美元的学生债务减免,以帮助其度过这次经济危机;反对特朗普政府对在美学习的国际学生的强硬政策,欢迎包括中国留学生等大多数国际留学生来美国留学。

    10.对外政策
民主党指责特朗普违背了国际承诺,削弱了美国与其盟国的紧密关系,破坏了美国花费几十年时间积累下来的国际信誉。民主党主张重塑美国领导下的国际联盟,重振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重申美国对北约和盟国的承诺;重振对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等区域多边机构进行强有力接触的承诺;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等多边国际机制;建立21世纪的武装部队,投资于未来的技术;援用结束战争,结束在阿富汗、也门等地的军事存在;加强全球在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反恐、防扩散等议题的协调;与特朗普破坏美国建立的联盟体系、退回“孤立主义”不同,民主党旨在快速恢复美国在联盟中的信誉和领导地位,“收拾旧山河”,并且在疫情防控、气候变化等领域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进行合作。

    11.民主党党纲中的十大领域政策VS共和党的相应政策
相比较而言,特朗普在今年总统竞选中提出了一些新的措施,也有媒体认为这是2.0施政纲领,但实际上共和党在这次大选中并没有提出新的政纲,这些措施只是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为了吸引选民的而提出的一些承诺(标题为:President Trump: Fighting for You!)。这些承诺覆盖十一大领域,列出53个目标,涉及就业、消除新冠、结束对中国的依赖、结束非法移民并保护美国工人、面向未来的创新、美国优先外交政策。总结其要点,在国内政策方面,与经济、就业相关的目标有:在未来10个月当中创造1000万个工作机会;创建100万个新的小企业;减税以提高实得工资并保住工作岗位;制定保护美国就业的公平贸易协议;对“美国制造”实施税收抵免。消除新冠的目标包括:到2020年底研制出疫苗;2021年回归正常等。外交政策仍以“美国优先”为核心,包括结束战争、撤回美军;让盟国支付必要的军费份额;维持和扩大美国军事实力;消灭威胁美国人的全球恐怖分子;建立完善的网络安全防御体系和导弹防御体系。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第二任期承诺单独把遏制中国列为第三个领域,标题为“结束对中国的依赖”(END OUR RELIANCE ON CHINA),其中提到要从中国带回1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对从中国带回工作岗位的公司实施税收抵免等目标。相比较民主党而言,共和党的所有承诺则更为宽泛,也没有具体的阐述,实际上共和党对这些问题上更缺乏深刻的思考。

(二)两党对华政策的相同点与不同点分析
对华强硬也是拜登的竞选基调,只是在对华强硬的方式上与特朗普有所区别。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利好是更多的发展时间和相对确定的外部环境,最大的利空是国际市场的准入门槛或将被提高。拜登的竞选纲领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92页的竞选纲领中“中国”(China)一词出现了22次,并且基本上都是负面表述。拜登在《外交事务》中的一篇文章中说:美国“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主张利用联盟作为杠杆来塑造“规则”,以便这些规则“体现民主国家利益和价值观”[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biden-national-security-pick-jake-sullivan-us-chinas]。而“欧洲”(Europe)一词仅出现13次,“日本”(Japan)一词仅出现2次。但根据其竞选纲领,拜登也不愿看到中美陷入新冷战或给全球带来不稳定因素。在当前市场比较关心的中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以及可能的军事冲突中,拜登只在贸易战和军事冲突中明确表过态,而在科技战和金融战方面没有明确表态。具体内容为:(1)中美贸易领域:拜登明确反对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并表示当选后将会废除特朗普征收的关税和贸易政策,实施自由贸易。此外拜登还认为中国商品可能存在倾销和补贴,导致美国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我们认为民主党大概率会推出“拜登版TPP”,通过升级国际规则来限制中国的进入。(2)中美科技领域: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多次表示中国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并盗取商业机密(这一点与特朗普一致),但并没有给出应对这些问题的具体措施,拜登当选后将如何对待中国科技公司以及双方科技人员交流等问题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有望恢复到四年前的奥巴马时期状态;(3)中美金融领域:拜登目前在该方面还没有明确表态,但拜登认为中国可能存在操纵汇率、压低币值使得中国出口更有优势。我们认为中美之间发生全面金融战的可能性极低,但不排除美国发动单方面的局部金融制裁的可能性。(4)中美军事冲突:在拜登竞选纲领中,民主党认为“中国的挑战主要不是军事挑战”。所以我们认为中美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极低。

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及各种场合的演说中多次指责特朗普关税政策和贸易政策,并表示当选后将废除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和贸易政策,实施自由贸易。但我们认为在对华强硬的基调下,拜登并不会“轻易放过中国”,将会通过升级国际规则来构筑“拜登版TPP”以限制中国经济的“外循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涵盖12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美国、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智利、文莱、秘鲁、越南及墨西哥。TPP本质上仍属于自由贸易协定(FTA)范畴,只不过要求的标准更高。TPP不仅包括国际贸易,还对劳工环境、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领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因此也被称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美国2008年加入TPP谈判,2016年初正式与其余11个国家签署TPP协议,但由于没有得到美国国会支持,TPP协议被搁置。由于TPP协议在劳工环境、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领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中国实际上很难满足这些要求,而且该协议还将中国排除TPP谈判之外,所以该协议也被外界普遍认为是美国遏制中国的一种手段,将中国排挤出市场准入之外。如果民主党胜选后,民主党可能会推出“拜登版TPP”,主要是基于以下四个证据:(1)美国参与TPP谈判时拜登是副总统,并且也表达了对该协议的支持和认可。(2)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表示“如果美国不与盟国和伙伴合作制定全球贸易规则,那么中国将为我们制定规则”,将于盟国一道,“动员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经济体与中国对抗”(民主党党纲,第85页)。(3)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明确表示美国的贸易协议将保证工人权利的执行条款,将努力消除贫困、童工和奴隶制劳工(民主党党纲,第80页)。(4)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时表示美国和世界必须尽快且不迟于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拜登政府将维持特朗普政府制裁现状,但中美有可能重新展开谈判。在对待中国科技公司方面,我们认为拜登或已默许遭受特朗普政府制裁的中国公司的现状,但在他当选后不会再扩大受制裁名单。在大选最后的两个月时间,竞争对手的任何失误或败笔行为都会成为另一方竭力攻击的对象,但从目前来看,拜登一直对特朗普政府制裁华为、TikTok、微信等中国公司保持沉默,这或许意味着拜登默许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是“正确的”。另外根据8月31日路透社与益普索集团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40%的美国人支持特朗普对TikTok的限制令;30%的受访者反对特朗普这一行动;另外30%的人则表示不知道如何选择。民调数据或许从侧面印证了拜登默许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做法。拜登当选后不会再扩大受制裁名单是因为根据莫须有的“罪名”制裁单个企业与民主党自由主义理念相冲突,无异于打脸民主党出尔反尔,并且当前拜登也没有表达要进一步制裁中国科技公司的想法。中美科技人员的交流方面,拜登并没有明确表态,但赴美留学的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拜登在其竞选纲领中表示反对特朗普政府对在美国学习的国际学生的严苛态度,表示欢迎外国留学生来美学习(伊朗、朝鲜等少数受美国制裁的国家或地区除外)。据此,除了一些需要严格保密的专业领域(例如与军事工业的专业),其他专业的中国留学生拿到学生签证在拜登就任总统之后应不是难事。

    (三)拜登时代中美科技外交展望
    尽管拜登就任总统以后,中美关系都不可能再完全回到过去相对“温和”的状态(例如奥巴马时代)。以拜登为首的民主党“建制派”对中国的定位仍会与前两任一脉相承。民主共和两党已经形成中国是“战略竞争对手”的共识。即便如此,相较于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妖魔化的对华政策,“拜登当选后将重新评估美国对华政策,会调整和部分修复中美关系。”

 “在科技方面,拜登强调团结盟友并制定行业标准,以管理高技术的全球使用。美国可能会通过制定行业标准等手段打压中国高科技”[https://mp.weixin.qq.com/s/aaE47cIglRLy6bd8B9K70w]可以预测的是,拜登在2021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以后,较2020年而言,中美两国政府将在科技外交领域中有着更为频繁的互动,例如,美国将重新回到巴黎协定和WHO组织,这样中国和美国在这两个组织中的影响力会有着新的碰撞。“在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层面,美国会重返世界卫生组织,加强美对全球公共卫生系统的辐射能力。中美两国在世卫组织中或存在既合作又斗争的局面。”[https://m.guancha.cn/chenzheng/2020_11_20_572055.shtml]因为特朗普政府在退出上述2个国际组织以后,中国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实际上最大的领导者,或者至少可以说,在这两个组织内,尚无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大于中国。未来可能出现的这种碰撞有助于两国进行对话。

另外,特朗普对中国留学生的歧视政策和敌视态度实际上是白人种族思想的体现,因为民主党一直强烈反对种族歧视,相信在即将来临拜登执政的时代,中国留学生和在美华裔的人身安全、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以及在美就业的机会将会迅速恢复到特朗普时代之前的状况。“预计拜登政府将改变当前中美人才交流趋于停滞的形势,恢复人文交流,放开移民限制。拜登上台后将恢复当前中美在文化教育、公共卫生等非敏感领域的人才交流项目。

另外,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过程中,拜登已经明确主张了将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环境等领域中积极与中国进行合作。美国中东问题专家阿伦·戴维·米近日在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发表题为《拜登必须为一个不由美国统治的世界制定外交政策》的文章,指出“尽管拜登在竞选期间发表对华强硬言论,但其必须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其中一点就是要强调重振美中合作关系,共同应对疫情、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

中国政府对拜登的外交政策抱有谨慎的乐观,例如,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现任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副理事长,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名誉院长]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中美构建合作–竞争关系是可能的》,文章结尾有一段话可以显示中方对中美恢复以往良好的外交关系的希望和努力。“现在需要的是坦诚交谈以更好地了解彼此意图和培育信任。最后是在全球层面,中美合作的空间和需求很大,最紧迫的是抗击新冠疫情的合作。两国科学家以往在应对卫生危机上有着坚实的专业合作经历,应鼓励他们再度最大限度地发挥相互交流和联合研究的潜力。中国和美国在疫苗研发方面都有丰富的资源,如果两国能够携手提高全球疫苗的可获得性和可负担性,整个世界都会因此而获益。气候变化是另外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领域,世界期待中美发挥引领作用,两国有许多事情可以一起做。至于其他全球议题,诸如经济稳定、数字安全、人工智能治理等,也都需要团结协作来应对。中美如能携手与其他国家同心协力应对这些挑战,多边主义将继续为人类进步带来希望。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1124/china-us-biden/]
(资料来源:https://blog.creaders.net/u/16040/202011/387995.html https://prod-cdn-static.gop.com/docs/Resolution_Platform_2020.pdf;https://www.demconven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8/2020-07-31-Democratic-Party-Platform-For-Distribution.pdf;https://www.donaldjtrump.com/media/trump-campaign-announces-president-trumps-2nd-term-agenda-fighting-for-you/;https://www.dw.com/zh/%E5%9F%BA%E8%BE%9B%E6%A0%BC%E4%B8%AD%E7%BE%8E%E5%86%B2%E7%AA%81%E5%B0%86%E5%A0%AA%E6%AF%94%E7%AC%AC%E4%B8%80%E6%AC%A1%E4%B8%96%E7%95%8C%E5%A4%A7%E6%88%98/a-55649245;https://joebiden.com/americanleadership/#;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1124/china-us-biden/,撰写:冯翔,李军平;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
【返回列表】
上一篇: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 下一篇:美国物理学会:如何让国际学生与研究人员推动美国发展?
CopyRight © 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   2020--All Right Reserverd    京ICP备05019987号-13

欢迎您! 您是本站的第 27175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