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智库观点
智库观点
首页 > 国际科技外交 > 智库观点 >

新政治家:“自给自足”的新时代,危机和动荡如何使英国脱离全球化而转向民族资本主义

2020-09-10 11:58:19     浏览数量:  

 大卫·艾杰顿(David Edgerton)于6月10日在英国《新政治家》杂志(New Statesman)发表《“自给自足”的新时代》(The New Age of Autarky)一文,指出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英国脱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摆,以及中国和美国等国家日益采取国家性行动的前景,英国的“自给自足”可能将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明确性问题。他认为英国需要进行模仿而非创新,以向他人学习如何做好基础工作,尤其是如何管理流行病。在贸易和国家发展转型方面,很有可能出现与“让英国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拥护者”截然不同的政治主张。

英国曾经是个例外。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它是世界上几个最大的经济体中最不保证自给自足的。它为这一事实感到自豪。英国的精英们相信国家与其他民族和帝国的相互依赖是力量的源泉。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的看法发生了变化。自给自足被认为是国家权力和安全的核心。然后,在上世纪80年代,这一口号再次转变为强调全球化的经济利益。从那时起,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一直依赖于世界其他地区。

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英国脱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摆,以及中国和美国等国家日益采取国家性行动的前景,英国的自给自足问题可能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明确性问题。事实上,在过去几年里,国民生产中的食品到呼吸机等方方面面的产品都由当地生产的呼声越来越高。例如,环保运动已经呼吁使用“食物里程”(从农场到餐桌的距离)作为衡量环境破坏的指标,来呼吁提高当地食品产量。这个概念是由食品政策专家Tim Lang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他的研究建议我们应该购买当地的农产品。

即使在今天,尽管看起来很奇怪,英国食物从食物源头到餐桌的总路程比20世纪初还短。

20世纪20年代,英国的培根和鸡蛋大多来自欧洲大陆。它的小麦来自加拿大、阿根廷和澳大利亚。大约一半的肉来自南半球。伦敦80%的新鲜牛肉来自南美的河床。进口的奶酪和其他奶制品来自新西兰。这些都不是来自地中海的热带水果或柑橘类水果,而是本可以在英国本土饲养、种植和生产的食物。

从19世纪末开始,英国经济也对世界制造业自由开放,无论是波斯、委内瑞拉和东印度群岛的石油产品,还是比利时的钢铁。正是这种“自由贸易”塑造了英国与世界的根本联系,使英国具有有别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发展模式。

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项政策。在20世纪初,实现大英帝国的自给自足是自由贸易反对者的主要标靶。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的关税改革政策和压力集团于1903年成形,其宗旨从未是保护英国经济;而是给予英国内部贸易优先权。张伯伦认为,就像加拿大给予英国产品较低的关税一样,英国也可以减少对加拿大的进口关税。

这一观点的一个激进版本,是如报业巨头比弗布鲁克勋爵(Lord Beaverbrook)和罗瑟米尔勋爵(Lord Rothermere)的保守党极端分子,在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倡导的帝国自由贸易计划(Empire Free Trade Programme)。这一设想构想了一个帝国,它不受任何外部贸易的影响,但自由贸易在其内部进行。

这些建议从未实现。但是,20世纪20年代出现的那种英国保护主义总是以“帝国优先”的理念为基础。在20世纪30年代,人们采取了保护本国农业和将海外食品供应转移到英国内部的措施。这包括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牛肉,或者从澳大利亚、南非和塞浦路斯进口的“帝国酒”。但英国的自给自足从未实现。即使在上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英国贸易处于帝国一体化程度最高的时期,英国各地的农产品仅占英国进口农产品的50%。

对于19世纪和20世纪的自由主义者来说,从反谷物法的政治家理查德·科本到1938年至1956年《经济学人》的编辑杰奥·雷伊·克劳瑟,全球相互依存是英国权力的一个条件。这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证实;如果英国被迫依靠自己的资源,它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成功地应对这两次战争。

尽管在这两次战争中,国内粮食产量都有所增加,但英国仍然依赖外国粮食进口,这意味着必须从战场转移到土地上的人越来越少。相互依存也为英国军队提供了英国没有的外国物资。例如,在1914-1918年的战争中,在佛兰德斯的英国军队从世界各地采购运输军火所需的马匹。

 二战更是英国从全球相互依存中获益的一个更加显著的例子。英国人可能为了胜利而开垦土地,但他们仍然依靠来自海外的食物、石油和武器(尤其是坦克)。英国能够动员如此多的人进入军队和军火工业,不是因为国家的承诺更高或优越的计划,而是因为它的海外供应。

英国也未能幸免于经济民族主义的呼声。上世纪30年代,经济自给自足的伟大倡导者奥斯瓦尔德•莫斯利(Oswald Mosley)希望采取激进的国家保护措施,刺激国内需求。他的英国法西斯主义联盟(BUF)谴责了它所认为的英国资本主义世界主义,并一再要求增加国内粮食生产和煤制油。后者是本世纪伟大的民族主义技术之一,对英国尤其有吸引力,因为英国拥有过剩的煤炭储量,但没有自己生产的石油。对于BUF来说,利用失业的矿工挖煤来生产英国汽油是完全合理的。

20世纪30年代,小规模的煤液化已经实现。但是无论是拉姆赛·麦克唐纳1931年的国家政府,还是温斯顿·丘吉尔1940-45年的战争部,都不希望推行这一战略,因为进口汽油(和其他油类产品)更划算。另一个原因是雇佣矿工将煤炭转化为燃料意味着士兵和工厂工人的减少。战时精英们的普遍情绪是,英国更不“依赖于国际经济秩序”。

二战期间,正是左派对全球化的英国资本主义提出了强烈的带有民族主义性质的批评。在《英格兰,你的英格兰》(1941)一书中,乔治·奥威尔强烈地指出,有钱的阶层“处于一个庞大帝国和全球金融网络的中心,吸引着人们的兴趣并攫取利润,并将其挥霍在什么地方?”英国欠发达,甚至英国也充斥着贫民窟和失业”

英国共产党还抨击了英国资本主义和战争生产的无能,因为这些都是建立在输出资本和进口货物的基础上的,而不是促进国家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这种对英国资本主义的批判几乎成为战后所有左翼分析英国国家的核心。

受到法国等大陆经济体的启发,战后的工党政府呼吁英国人民努力实现“经济独立”。政府还努力提高国内食品产量,并利用当地原材料——如蒂赛德比林汉姆的硬石膏矿床——来生产硫酸和铝等以前进口的金属和化工材料。石油将在国内、泰晤士河和其他地方提炼,而不是在伊朗或荷兰西印度群岛的油田提炼。手表将由英国公司生产,特别是Smiths(也是汽车和飞机零部件的制造商)。   

各大公司都面临着购买英国飞机的压力——航空公司最终被迫购买英国飞机。技术民族主义占据主导地位,到上世纪60年代末,英国民族经济发展超过了近一个世纪。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英国经济的开放主要是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EC)的结果,同时也伴随着一场重大的经济危机,以英国中部汽车制造业的崩溃为标志。1976年托尼本(Tony Benn)发表的《另类经济战略》(Alternative Economic Strategy),就是左翼势力回应的例证。该战略的核心是退出欧洲经济共同体(EEC),并着手由国家主导的英国工业重建。

这一时刻也恰逢英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关系的转变。自19世纪中期以来,英国首次在粮食方面实现了基本自给,北海发现石油后,英国开始实现石油的自给自足。这是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能源行业首次出现增长。它不再需要进口食品(历史上英国最昂贵的进口商品)或能源(能源产品在20世纪70年代变得昂贵)。

但自1979年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当选以来,英国经济出现了彻底的自由化,对于国家能否自给自足也出现了系统性的质疑。食品进口(现在绝大多数来自欧盟)增加,工业用半成品——包括用于基础设施的机器,如干线火车和医用呼吸机——不再由国内生产。随着英国开始从国外进口煤炭,威尔士、苏格兰、约克郡和诺丁汉郡的煤矿都关闭了。

然而,在过去几年里,英国的进口模式遭到了政治家和知识分子的强烈批评。绿色运动提倡在食品和能源方面的自给自足。许多支持退欧的民众都怀念英国的国民经济。反全球化的左派希望通过支持全国绿色工业革命来重建英国。国内同样也出现关于地区自给自足的想法,比如由市议会倡导的“普雷斯顿模式”,通过鼓励当局从当地供应商采购来构建“社区财富”。我们的经济思维正在从抽象的资本主义转向具体的人类需求。

许多评论人士认为,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将在经济问题上采取左倾政策。国家支出是衡量左右轴的单位,这是左派和右派长久以来的一个秘辛。国家做了什么,社会是如何配置的,是左右派分裂的重点,而不是消费水平。目前,英国的核心政策是硬脱欧——去欧洲化但从根本上使英国经济全球化——而这可能削弱国家工业和农业。

Covid-19病毒的流行给国民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希望。政府已经意识到,英国没有一个发达的医疗行业,也没有呼吸机生产行业,也没有个人防护装备生产行业。在拒绝参加一项全欧盟的倡议后,英国内阁启动了一项计划,但为时已晚,因为低端呼吸机本可以迅速生产,但却未能得到成功提升。

其中一些呼吸机是从零开始设计的;其中一个是从英国生产的Penlon麻醉机改装而成,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另一个是基于史密斯(20世纪40年代钟表制造商)的救护车用医用帕拉帕克呼吸机改造而成。

到目前为止,Penlon和Smith机器是仅有的两款已供应的呼吸机,它们的生产得到了在英国运营的欧洲公司的帮助,如空中客车、泰利斯和西门子。其他的已经被搁置或仍在测试中,包括戴森的呼吸机CoVent。参与戴森呼吸机研制的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和班福德勋爵(Lord Bamford)获得了大部分的宣传。该项目的总成本将达到惊人的4.5亿英镑,而英国政府已证实不再需要戴森呼吸机。

欧盟支持一个国家项目的倡议遭到拒绝,对假装拥有严肃国家政策的政治议程做出了回应。现实情况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所拥有的昂贵而复杂的高端呼吸机数量太少,只能继续依靠进口。认为政府的目标是成为医疗超级大国,甚至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制造商的想法,是异想天开的。

我们需要更多的国家经济和更多有技能导向的、安全的、高薪的工作。但这些不会来自于一个被欺骗的,公关驱动的民族主义创新政治,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政策真正改变的替代品。我们需要一种模仿而非创新的政治,一种改进的政治,使我们能够向他人学习如何做好基础工作,尤其是如何管理流行病。

这本身并不是从Covid-19开始的,也绝不是脱欧派对英国经济的想法。他们的政策和主要的政治承诺是让英国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拥护者”——从而回到一个不复存在的过去。然而,在贸易和国家发展与转型方面,出现截然不同的政治主张是很有可能的。

(资料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0rNcCNtsoMrliITGHnXSgA;https://www.newstatesman.com/politics/economy/2020/06/new-age-autarky,编辑:冯翔)
【返回列表】
上一篇:CSIS: 面对华为,有原则的相互依存策略比彻底脱钩更有效 下一篇:经合组织核能机构发布《核创新2050》报告
CopyRight © 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   2020--All Right Reserverd    京ICP备05019987号-13